回想起了去年夏天,
待在學校枯燥的唸書準備考試,
晚上涼爽的風徐徐吹著,
帶著耳機跑到陽台去,
短褲拖鞋也無所謂,
擺著腿望著遠方的高速公路,
燈火奔馳,
川流不息,
對文明的世界覺得異常失落,
也許可以稱為一種不希望永遠卻也不想親眼見到消失的矛盾吧。
浮動的音符成為當時唯一的安慰,
什麼都好,
只要握著,
真的什麼都好。

終究是單純(蠢)過了頭。
當身邊的世界開始猛烈展現從前看不到的那一面,
無法判斷成為常態卻總是要選邊站,
拉鋸、撕扯、腐蝕臉皮與誠實坦然的主張,
A的確不再是A,
A等於B但B的確不是A,
曖昧的錯亂的絞紐的腦神經,
無法提供有意義與適切的聯結,
於是,
常常發怒或發笑,
你問我為什麼我只想脫下襪子說再見。

顛顛倒倒,
假假真真的。
遠遠錯開了,
即便我們緊緊握著。

為什麼腐朽,
為什麼疏離。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