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定是躲貓貓遊戲
而且
我是鬼
我是你的玩具
但是不確定是我假裝還是你故意
說什麼都不結束
hide and seek and hide and seek

有時候夢中會有類似的你
因為臉總是模糊不清所以不敢確定
明明一起去了湖邊
也曾經在下雨天裡不停地說著冷笑話
或是背詩
一個字一個字地我是真的聽見了
又在朦朧之際不爭氣地還了回去

失去耐心的時候
掀開被子打開玻璃罐點著打火機
在煙霧瀰漫的小房間
我是女巫
召喚1971年埋葬於黑暗潮濕的幽微
飛天
入地

(喂喂,你在嗎?
--我推開了無數個任意門--
喂喂,你,還在嗎?)

總有一天
我知道的
在某個極為亢奮、疲累或沮喪的臨界
我將誠實地、痛哭流涕地說出

「在生命的所有時間裡

沒‧有‧你。」

--

做了一個芭樂的夢
只因為我在裡頭大聲地說著「為什麼都要死了你還不愛我!」
說完夢也醒了
至於內容是什麼倒也全部忘記
想想這句話沒什麼邏輯可言
因為一定會有「即便是死了我也不可能去愛的人」吧。

這一切只因為沒對準而越離越遠
終成錯誤
最可悲的是
在錯誤發生之時就注定是一場「錯誤」

最近經常因為思索著夢境而蟄居著
對於現實之無感反倒是加深了

當虛與實互為表裡層層相因的時候
不止一次懷疑此刻或站或坐或靜或動的「這個人」,也就是我
真的是地球人否?

也許,這一切只是一個遙遠星系中
某星球的某的幻想罷了!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