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之為迷走星的星球裡,
充滿了各種可能的曲折,
以致於迷走星球的生物們經常迷路,
並引以為樂,
甚至終其一生都在同一迷宮裡自娛,
嗑藥般發昏發笑哭鬧,
有時孤獨有時成群結隊,
端看機運而定。

迷走是迷走星的宿命,
雖迷,
但走卻是必須,
於是看似毫無作為的迷走人物其實是以經常的恆心去看待自身,
由自身延續到對周圍的想像,
想像下一步迷走的可能,
與可能中無數分歧的可能。

有人說,
這種可能,
就是文學。

在栩栩如真的世界裡,
我讀到了這種可能。

關於想像,
與執迷不悔的力量。

--

週末時分,
將阿董的第一部曲重讀了一遍,
比初讀時更為深刻銘心的,
是人與人物的交界、真實與想像的交界,
那脆弱的接口,
隱喻的誕生。

記憶裡不復存在的片刻,
殘缺的物質,
離去的人,
在文字的工廠裡,
在車床之上琢磨出屬於自己的誕生史,
然後延續、生成,
開花結果。

栩栩,如真。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