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完D君很久沒消息突然現身的關於「黑暗」的篇章。
然後想著我自己的黑暗以及被潛移默化的可能。

也許因感動而哭泣的哭泣其實是我根本無法觸及的那個部分,
包括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親密、積極向上以及發光發熱的情愛之類,
它們確實只能(至少目前如此)以電影、戲劇、文字的形式不斷掠過,
帶來幾天的咀嚼回味,
然後等待,
黑暗終於包圍一切。

坐在始終乾涸的那口井裡面,
只能在日與月當空時才能接收,
那刺眼的光亮。

或者你又要問我「潮濕的心」的事。

乾涸的井與潮濕的心,
二者的錯位,
讓消逝的每一天裡順著黑暗的方向流去。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