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沖沖用髮蠟幫我弟抓頭髮,
我爸說,「噢,那是浪子膏!」。

我的頭髮又長了,
像頂帽子悶住頭,
後頸天天出現小瀑布。

浪子膏也敵不住的熱夏。

坐公車時望向每天都會上演的雜亂無章,
小聲哼著歌想著一些事居然快要流出淚來,
很鹹很鹹的淚,
許久未嚐了,
我相信人適時地應該哭一下。

不過當我想起前幾天重看日語版的〈貓的報恩〉,
我媽說,「這不就是呼籲人們要愛護小動物嗎?」,
不知不覺又笑了起來。

難怪他們不欣賞浪子膏。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ctsky
  • 推~適時的流一下淚的確不錯~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