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睡前讀《聽見100%的村上春樹》,
一位耶魯大學的日本文學教授寫的關於對村上春樹的作品的看法,
因為是寫給西方讀者,
內容不深,
且有相當多的引文與賞析。

然後就想重讀《挪威的森林》。

這本書只讀了一次,
在很久之前,
因為依稀記得讀後感覺不是很舒暢,
所以就覺得一遍就夠了吧,
抱持著這種想法一直到昨天。

所謂的不是很舒暢,
並不是寫得不好,
而是我以為自己進入了但實際上卻是沒有進入而呈現出悠悠恍恍的狀態,
非主角的人物也不記得了,
情結的順序也不記得了。

但是昨天,
我決定再讀一遍。

這次我居然有點想哭,
但是該笑的地方也確實地感受到了幽默,
標出了一段很可愛的熊的描寫,
並且挑出了2個錯別字。

悠悠恍恍不見了,
我似乎已經可以置身於村上時間裡,
感受以死亡為中心的生的迴圈。

下次再談吧!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ssBerry
  • 一直刻意不回這篇<br />
    (我自己在這端<br />
    無人知曉的掙扎著)<br />
    <br />
    前幾日讀了些莒哈絲<br />
    那巨大的悲哀<br />
    隨著她的喃喃自語<br />
    幾乎讓我想要死掉<br />
    <br />
    很厲害<br />
  • mandybear
  • 我也曾經想看莒哈絲哩!<br />
    當聯經一口氣出了她的許多作品集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