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喃/

事情就像是臉上冒出的痘子,
小,
但是不斷,
而且有增多的趨勢。
該怎麼辦呢,哈哈。

認清了一件事,
與「那個人」的關係是真的無法再繼續下去了,
我認輸,
徹底認輸,
玩完了早點結束,哈哈。

村上大叔的「朝日堂」系列已經讀完第二本了,
其中的三分之一是在電車上消磨著,
有的地方實在想放聲大笑,
憋的肚子都痛了起來!
而水丸兄(抱歉我也跟著這樣叫)的插圖實在(套句裡頭訪談的話)很有詩性,
將村上大叔的「冷眼旁觀」一派自然地畫出來,
很有現實感。
這三本書以實際的出版時間來說與現在相隔20年左右(最早於1984年,最晚於1989年),
讀起來的情境卻一點也不陌生,
莫非台灣的進程相對晚了日本20年的時間,哈哈。
等到有空有心情的時候再多談談。



正經/

星期四的時候有幸拜訪隱地先生,
石牆上墨綠色大理石燙金的「爾雅出版社」五字沉穩地守護著,
地方不大的且十分安靜,
外頭有清幽的小庭院
可惜沒有太多的時間好好參觀,
或聽隱地先生話當年。
後來才驚覺洪範書店就在隔壁幾間的二樓哩!
廈門街、牯嶺街一帶亦是臥虎藏龍,
是可以好好流連駐足的地方。
那「五小」並不小的年代,
令人嚮往。


*五小:指五家文人所辦的出版社,分別是九歌、純文學、爾雅、洪範、大地。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