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我現在要做的,
是對自己誠實。

好好檢視想法和心情,
再做出評斷,
然後決定該如何行動。

雖然說凡事總有變化不定出乎意料的時候,
但是希望大致不離其中。

而「其中」就是我必須畫出的藍圖。

這是相對理性的作法,
也是我應該要嘗試的作法。

--

竟然漸漸對身旁的人無法誠實以對,
好幾次話到了嘴邊總是無法說出口,
然後糊裡糊塗就掩飾過去了。

說出來會不會只是暫時的消解呢?
暫時的消解會不會只是精神上的鴉片呢?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