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不知多少次夢見妳
而我總是心虛像偷了糖果的孩子
又或許參雜了憤怒與嫉妒
無法克制
在夢裡
傷害妳
讓妳知難而退

請不要再出現了
請饒過我的,夢

越是接近晨霧的影子
剝開不安分的空氣
意識愛玩躲貓貓
潛伏在花叢、陰溝、電線杆
面對流動的軀體之外
越是害怕
那未被訴說的故事
對鏡的真實

究竟是妳,還是不堪其擾的我
每夜端起黑色酒杯
逼自己狂飲
無醉,便是罪
無夢,便是更殘忍的懲罰
來吧,妳說
看看這面鏡子

這是妳贈我的
無有出口的逃亡路線

--

妳是一位許久未見的朋友。當意識到我們重疊的部分越來越少的時候,竟有種如入深淵的恐懼,來自於空心的身體。隨著妳入夢的次數增多,我在其中真實觸及了內心可悲的部分,但又因為知道自身的可悲,越覺得被壓抑的瘋狂正在騷動著。這是一種輪迴,可悲與一事無成,都是。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