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昨日走過教室走廊,
發現畫家紅膠囊先生在藝文中心有作品展出,
開幕茶會於11點半開始,
因為剛好有空加上曾經很喜歡他的作品,
決定繞去看看。

紅沒有我想像中的高,
臉倒是一下子就認出來了,
還是扉頁裡面的樣子,
只差沒有戴帽子而已。

狗臉男孩也會長大,
我在沒有太多的興奮之下開始看畫,
終究只是想來回味一下感覺這種東西而已。

記憶停還留在《莫負好春光》,
這是我收藏的最後一本。
而如同紅在會場所說,
這幾年的作品風格真的改變許多,
應該可以從《不再懵懂的小花》與《不喜歡寫字》看出端倪吧。
從以前的水彩到現在運用更多的素材,
在對稱、均衡之際,
有一股企圖向外的力量,
在以男孩為角色的畫中呈現,
而小幅的靜物作品則賦予了一種典雅與現代兼具的美感。

觀畫倒是其次,
其實真正想說的是某些人的「習氣」。

當行政長官匆匆來到現場,
應在等會兒致詞卻似乎毫無準備,
心急的幕僚拿著參展人的基本資料在一旁大聲解說,
「紅膠囊不是姓紅噢,他本性郭,叫郭......」
「他的作品深受年輕人喜愛,還拍過偶像劇......」
而紅本人只距離這聒噪者不到5步的距離。
行政長官接過小抄準備致詞時卻又因為記不住乾脆放棄收進口袋,
開始一連串沒有邏輯顛三倒四的話語,
最後又不斷要求紅將一幅畫作留給學校保存等等,
讓當事人不知如何是好。

致詞完畢後,
幕僚機械地要大家鼓掌並且宣布會場外備有點心讓大家享用後,
學生們快速湧向出口彷彿等待許久。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我頓時覺得,
啊!這就是一所學校的習氣!

在場有沒有人感到羞愧與尷尬呢?
還是只有我,
好像犯了憤世病,
覺得眼前的一切是一場俗不可耐的肥皂劇,
不得不快步逃開這讓人倒盡胃口的陳腐習氣。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MissBerry
  • 如是令人討厭的習氣<br />
    正好報復了之前"紅先生"(如果致詞者依然記錯的話)<br />
    拿了超時演講費的習氣啊<br />
    <br />
    (也算是借刀殺人?)<br />
    <br />
    我今天好機車...
  • busst0ps
  • 習氣啊...
  • mandybear
  • 給一樓:<br />
    你說的應該是「可先生」吧!<br />
    若我沒有會錯意的話^^<br />
    「紅先生」我也是這次才見到面的。
  • MissBerry
  • 我是羞愧的一樓<br />
    沒有錯<br />
    我記錯人了<br />
    (所以我不能當大官<br />
    因為我會記錯名字)...
  • MR.HAN
  • 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當下的心情和感受<br />
    話說可愛的康康桑也曾被一聲不響地羞辱過<br />
    恰好我是在場的唯一見證<br />
    從此,我對這所學校從上到下再也沒有任何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