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是舊作一枚,
如今已無跨年之熱血。

以下

--

One night in Taipei

抵達台北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點多了,在捷運站下車後,閒晃一陣,隨即坐上摩托車,直奔熊Q的家。一進門就聞到一股起司味,腥腥鹹鹹的,搞不清楚是香是臭(後來才弄清楚是貓屎味)。然後,期待已久的涼平和卡布終於現身。涼平一身白毛間雜咖啡色的斑塊,活力十足的公貓一枚,卡布則是好小好小的咖啡小貓,淡咖啡的身上有著深咖啡的線條,可愛到了極點,喵喵喵的一直叫,等混熟了之後,我就把牠們抓到身上,呵呵,暖烘烘的好舒服。我最喜歡卡布腳上的小肉墊,軟軟的好好摸。接著,好戲上場,涼平和卡布玩起摔角遊戲,涼平足足比卡布大了2、3倍之多,撲上去就咬住了卡布的脖子,然後用腳一直踢,卡布只有喵喵叫的份,完全無法抵抗。賽過幾輪之後,兩隻貓乖乖合好,賴在毯子上休息,我又抓起了卡布,玩牠的小肉墊。
再晚一點,熊Q和我又坐上了那台小摩托,去師大夜市逛了一陣,隨即奔向Blue note聽爵士樂。到的時候表演已經開始了,小小的空間裡幾了好多人,我和熊Q拿了一張折凳混進人群,nice的老闆又為我們找來一張椅子,我們兩個就肩並肩,喝著甜酒不說話,靜靜聽著。樂團由6個人組成,分別是負責貝斯和鼓的姊妹花、彈鋼琴的外國人賈斯、以及吹薩克斯風的uncle Ben、小恩以及團長先生。我最喜歡uncle Ben了。uncle Ben是一位戴著眼鏡的老先生,穿著咖啡色毛背心,吹起薩克斯風來中氣十足,曲子的節奏雖快,但是他卻能不及不徐的吹出渾厚流暢的感覺,相較起其他人顯得一派輕鬆,真是厲害,一陣solo之後全場爆起掌聲,uncle Ben靦腆的笑著向大家致意,隨即又嚴肅起來,準備下一個橋段。吹高音薩克斯風的女生小恩,感覺上表演經驗不豐,但是卻很認真,尤其是一段高音的連續吹奏,她的臉漲的好紅,非常賣力,當然吹的也很棒。至於團長先生也是能一派自由輕鬆的吹奏著快音,隨性的感覺真有魅力。
第一段表演完後,我和熊Q終於有了位子,大家輕鬆的聊著天,熊Q偷偷瞄到uncle Ben在幫一位老奶奶maybe是他的老伴按摩捏背,好恩愛又好可愛。待在Blue note的感覺很難說的明白,明明才第一次去,卻令我有種放鬆的自在,牆壁上貼著爵士名人的海報,也有菸酒的廣告牌,冷氣熱情的放送著,似乎在安撫著情緒。而聽音樂的確是要點平靜的情緒。我們的座位在一面磚牆的旁邊,舞台就在我們面前,是一等一的視野。我忽然注意到牆上的一幅素描,「感覺好像是老闆噢。」我說,熊Q還在懷疑的時候,老闆正朝我們走過來,熊Q就問了老闆,老闆說:「是啊,不過那是十幾年前畫的囉。」說完,又開始招呼其他的客人。「老闆感覺經歷了不少事。」熊Q瞇著眼說,「是啊。」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了另一張素描,在陳昇的唱片扉頁裡。
在煙味、食物以及酒香、人聲瀰漫的小房間裡,每一桌互不認識,卻又親密的擠在一起,各自懷著不同的心事,所謂的距離,難以在此說個分明。「我覺得自己成了城市中的雅痞。」熊Q說,而我則因為酒的緣故,覺得好溫暖,天花板的弔燈,成了一團團黃色的光暈。第二段表演在一陣休息後開始,我和熊Q又回覆了沉默,享受美好,最後,他們以一首三支薩克斯風和鼓的分別solo,結束了這一夜。然後,我和熊Q,各自懷抱著美麗的夢,再度坐上噗噗,迎著涼夜的風,滿足回家。
這就是我的one night in台北。很愜意,並且和熊Q,一個老老朋友在一起。已經好久沒有這麼快樂和放肆,在大街上胡亂的走,胡亂的大笑,胡亂的說著,說著那麼多不相干的事,糊裡糊塗的感覺我們就能一直這樣到老,傻不拉幾的兩個女人,這麼互相依賴一輩子,。
第一次去聽現場的爵士演奏,感覺真的很棒,也覺得成年真好,呵呵。只不過第二天因為宿醉(明明只喝了不到100 c.c.的櫻桃甜酒而已),頭昏得爬不起來而睡到下午,其中間雜著卡布在我耳邊不停的喵並且搶走我的枕頭。

Anyway,感謝熊Q北鼻,一切美好。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