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忘卻,
將回憶稀釋成薄酒。
可笑的是,
不知不覺,
竟成為張愛玲筆下慘白的嬰屍,
總是有一部分,
如此徹底在其中歡愉著。

有千百種回憶的方式,
偏偏衷情不好的那種,
卻又對此心知肚明。

乾脆醉死其中,
但缸太淺酒已慘澹如水,
連嘆息都無聲了。

對自己開了一個玩笑之後,
會有更多更多等待時機竄出吧!
不得不如此相信著。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