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可以明白為何有人如此迷戀夜晚,
在沉睡、安靜的小鎮,
開一盞燈,
閱讀,敲打,冥想。

因心思充裕而萬籟俱寂。

相較於此,
白天他人的奔忙,
總讓我有種「你是故意的吧!」的錯覺。

為何當我遁入其中時在一旁拖地兼碎碎唸呢?
抱歉但此刻我一點都不想幫忙。

可以暫時失去聽覺嗎?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usstops
  • 真的真的,有有有。(范偉騎堂主的口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