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zo Piano 雷佐‧皮亞諾

從以前就常常聽到的一種說法是,人們在孩提時代便經驗了作為一個人所(該)做的一切。而之後的人生便是去追求「在童年時代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究竟是什麼」的這件事。如此一來,就不能忘記自己的「根」。千萬別忘記,要確認自己所有的那份別人所無法取代的特質,然後自己決定做法去面對事情是非常重要的。(29)

讓自己自由以體會自由的真諦,並得以建立強韌的人格,然後才培育得出可以自主決策的力量。不過只有這樣當然還是不夠的。我覺得那還必須加上自己鍥而不捨的努力與頑固的性格才可以。雖然說是「頑固」,但並不是那種冥頑不靈、執迷不悟的意思,而是一種為求達成崇高境界,所具備的強韌意志與堅持。如果不這樣的話,或許我們還是難以分辨事物的本質,而只能猶豫徘徊在那事物的邊緣而已。(32)

雖然我也熱愛傳統,但是熱愛傳統這件事並不意味著只是一味地「複製過去」而已。如果只是這麼做的話,會陷入一個只是注重表象美、而僅止於追求描寫能力的圖像化的狹隘世界。雖然日本與義大利都仍舊保有濃厚的傳統色彩,但是再怎麼熱愛傳統文化,如果只是一直不斷地反覆再現過去遺產之動作的話,那充其量也不過就只是一種招致感性麻痺、單純而愚蠢的行為而已。
我們若沒有經常保持一份好奇心而持續進行一些新發明是不行的。傳統可以作為賦予我們靈感與想像的泉源,作為激發一些新事物的觸媒,應該釐清它們在角色扮演上應/有的位置。例如對材料、材質、顏色、比例感等這些元素上的刺激作用與功能。(38-39)

二十多歲的日子裡重要的事情是,如同先前所說的那樣,就是必須具有守護自我隱私的技術與能力。換句話說,亦即希望大家不要僅是為了收集資料就浪費掉自己所有的力氣。希望能養成一天當中能有獨自靜靜度過一刻的習慣。你也可以把那想成像是睡覺前或早上醒過來要喝一杯水那樣的東西。(41)

建築並不是僅以建築的表現便得以存在,而是在建築背後的東西,或說是支持著「冰山」所隱藏沉沒在海底的部份,才是真正編織出建築這塊領域的所在。如果不具備這些附加部分的話,那麼建築也就只不過是單純的一門無聊而乏味的學問而已。亦即必須有內容才是真正活著的東西,無論是繪畫、雕刻、甚或是文學,也都是在有內容的情況之下才具有真正的意義,然後才能進行傳達啊。沒有的話全部都只是虛空罷了。(42)

--

書名:建築家的20歲年代
編者:東京大學工學部建築學科 安藤忠雄研究室
出版社:田園城市
出版日期:2003年9月(日本出版日期為1999年)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