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寒冷又心力交瘁的夜裡,打開塵封已久的「ジョゼと虎と魚たち」(Jose與虎與魚們,2003)。

其實早就看過犬童一心的「メゾン・ド・ヒミコ」(彩虹下的幸福,2005),只是沒有留心,直到陸續看了「眉山」(眉山,2007)與「グーグーだって猫である」(咕咕貓,2008)後,才驚覺這位導演的鏡頭除了敘事之外,捕捉了太多細膩的感覺,從角色本身與場景透出的意念,就像光影與氣味一樣,流動且難以完整描述。

加上我向來不擅長寫看電影的心得。

這麼說好了,有的日本電影為求俐落往往變得乾澀,支節部分被大量省略,意圖明白但是沒有辦法在短短時間內打動人心。犬童一心的作品最厲害的地方是他擅長用繞行的方式圈住很多事物,讓其一點一滴沈澱在觀者的意念裡,隨著劇情的推進,沈澱開始勾引出各種感受,以至於結尾的時候,你將發現自己開始思索一個又一個場景間的關係,於是不斷琢磨於鏡頭、對白、動作與物件之間,那種糾纏的狀態,對我而言並非一時半刻就可以抽身的。

導演究竟想從中對比、襯托出什麼呢?(我堅信在2個多小時裡不會有毫無意義的鏡頭存在。)

ジョゼと虎と魚たち」光是片名都足以讓我參悟好久,但還是想在來日好好說出自己的感覺與看法。

Jose是劇中女主角給自己取的名字,來自於她讀的小說,法國作家莎岡的《日安憂鬱》,麥田最近要讓這本書重出江湖,看到書訊時不由得驚喜一陣,一方面是這小說應與電影本身有相互連結的地方,再者我好像還沒有讀過法國作家的東西,趁此機會可以一舉兩得。

在此之前,應該把電影再好好看一遍。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