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以這種標題出現就表示我無能為力為以下的東西總結,呵呵)

 

對於電影(或者應該更局限於日影)、日劇、音樂、書籍,有著越來越強的依賴性。比如,待在車上的時間一定要聽音樂(最近又重回爵士樂的懷抱)、一個禮拜至少讀畢一本書、日劇必追最新進度(若有餘裕則繼續二軍作品)、日影日積月累已經飽脹於時間之外等待消化。突然發現,這些東西對我有多重要,雖然已是長久以來的生活的一部分,但「感動」卻是日益深刻。回到很久以前的說法──這是我認識世界的方式之一。

很慶幸自己能有選擇「以這種方式度日」的自由。

在大學時期曾經有位不太親近的同學,在看到我讀介紹畢卡索的書時問我:「你讀這個做什麼?」記得當初並沒有回答,只是笑笑而已。重提往事的意思並不是在說我讀了什麼、讀了多少、讀了多廣(其實有很多東西早已煙消雲散,畢竟是讀書不是念書啊),而是請別把「讀書」這件事看得過於制式狹隘,就像普羅大眾的「興趣」一樣,大部分是在尋求慰藉,不是嗎?

因此,請依自己舒適的姿態好好地生活吧!

--

「執念」是讓人又愛又恨的存在。如果無法真正付諸實踐的「執念」,還是放手比較好。所以,我也要讓困擾已久、參雜負面情緒的「執念」升空。

是該說再見的時候了。

--

小而美,大而無當。

能否參透自己的格局?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