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週末百無聊賴看了2部電影。

 

綾瀨遙主演的《女座頭市》就劇情來說沒什麼看頭,

她與壞蛋對決時的鏡頭彷彿才是重點,

捕捉了一刀斃命、血流如注的生命消逝瞬間,

比起很誇張的噴洒方式,

這次算有美感的吧,

俐落而且痛快。

綾瀨遙在電影中除了武藝高強外,

職業身分是挨家挨戶表演的流浪藝人,

因為雙眼失明被稱為「瞽女」(我想應該有更正確的職稱),

恰巧與我現在正在讀的書有關聯,

沖浦和光:《極樂惡所──日本社會的風月演化》,麥田出版社,20084月初版。

1927年出生的老先生在書的一開始便告白自己的人生磁場中「惡所」佔據的重要地位,

坦承對情色的痴迷在我看來十分有意思,

讓我想起研究三言二拍的大木康老師。

所謂的「惡所」依照書中的解釋如下:

 

江戶時代被稱為「惡所」的地方有三個特性。其一,它是色里‧遊里(譯註:即風化區),其二,它是芝居町(譯註:亦即劇場街、鬧區)。江戶時代即將此兩者並稱為「惡所」。進入近代以後,許多「盛場」都是由此比鄰而居的二者合併而成。

其三,則是附近一定有處將以上二者視為地盤的受歧視民聚落。遊里的經營者稱為「傾城屋」,活躍於劇場的演員則叫做「河原者」,兩者都是近世身分階級制度的邊緣民。(頁14

 

從以邊緣人建構的演變脈絡來看日本從古至今的遊樂生活與情色觀點,牽扯出上至皇室下至文人雅士的風流生活,「惡所」帶來的人生快意大抵如是。惡之所以為惡,以道德倫理加以制裁/制約,則是江戶時代(16031867)才開始的事了。

 

 

 

 

另一部電影是金城武與松隆子的《怪人二十面相》(每每都說成「怪人十二面相」),

 

它的場景讓我想起《明日世界》給人的感覺,

 

因為放大了階級差異與強權統治的概念,

 

有著異世界的冷酷感,

 

大體上因為松隆子與國村隼、仲村徹的加持

 

讓整部戲不只是金城武的個人大秀,

 

有它稍稍感人的部份。

 

 

以上。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