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大家都出走了。或者,只有我一個人留在這裡。

 

奇怪的是,每當想起這件事都讓我無所適從,只能在原地發呆。大概因為很想變成盆栽的緣故,也就默默地朝這個方向前進了,如同千秋王子到了變態森林一般。

 

不過,對於「出走」還是有些難以接受。原來自己一點都不灑脫,或者,要經過很久才能釋懷。釋懷之後呢,發現,我的心裡的某個部分並非包容而是漸漸縮小、壞死,啊啊,小心眼是不是就是這樣來的?所以,總而言之,這不能也不該稱之為「釋懷」吧。嗯。

 

在此之間,我的價值感也跟著七零八落了,非常要不得的心理,不過,它還是大大方方地出現,如影隨形。可見,這是平常沒有鍛鍊的結果。我最終必須、最終能夠責怪的,還是只有自己吧!

 

非常難以承受的結論。

 

然而,看清楚了之後呢?

 

你或你,能夠告訴我嗎?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