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比誰都還悲觀、還要不在乎,

所以必須時時刻刻告訴自己要積極樂觀以對;

其實我比誰都想哭、都愛哭,

只是流淚的時候你不在身邊。

 

所以像我這樣的人,

一邊說教,

也同時汗流浹背

 

你問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我想,

活著本身就是意義。

就只是活著,

感受當下所要感受的,

思考當下所要思考的,

在不斷流逝的時間之河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該落幕的時候就鞠躬道別。

 

如此簡單,

對一個拙於活著的人,

卻需要不停不停地反覆練習,

好讓它成為一生的習慣,

如呼吸一樣自然。

 

對我而言,

這就是意義。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