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我為中心的旋轉
分隔出了與我有關與與我無關的
兩種
線條的左邊與右邊
並將一邊恣意焚燬

陀螺在放手之後
優雅地迴旋出沒有圖案的圖案
純粹並以一點一直單腳站立也不累
無有方向無有終點

就這麼以無所謂的力量
順從地心引力放棄了其他信仰
向地心深入
鑿出沒人看懂而自己也不想多說的迷宮
並且迷路在甬道與甬道間
脆弱的接口
看多少隻螢火蟲發出瀕死的微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ndybear 的頭像
mandybear

幾宿。客旅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