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一年過去了,我卻覺得活在某個時空中走不出來。這是種奇怪的感受,像是把手錶拆開,然後再也無法復原,無用的散落的零件只好就這麼躺在一個不妨礙的角落。一年過去了,手錶成為心中揮之不去的意象,指針、齒輪、螺絲,試著以身體做為比喻,原本只是好玩而已,卻再也,回不去了。究竟是附著在物體上的執念太深,還是自個兒太軟弱交出了身體的所有權呢?手錶說,「思考是無意義的,在這裡只有時間而已,時間是毒藥,也是最好的解藥。」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