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接到一封mail,

來自國小就移民到加拿大的同學,

已經十幾年沒有聯絡,

她神奇地知道了我的信箱,

並且寫信給我。

這才知道,

對她而言國小的回憶是出國後很大的精神支柱,

在下我竟也是柱子的其中之一。(何德何能...)

 

其實對於國小的種種情感也好記憶也好幾乎已經歸零了,

比遠方的風景還要模糊。

有時候會想,

我這種慣性遺忘者且輕易讓緣份溜走的人,

是否值得別人如此對待並且寄予情感。

 

真是不公平。

 

我這個恣意的「妄為萱」。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