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上不是貴族,
在任何地方都不是。

記得村上有一段話大抵是在說,
古希臘的貴族在遊河船上寫文章,
在樹蔭下算數學,
而奴隸們划船搧風,
打理生活上的一切。
文化發展的高貴建立在廣大的勞動人民身上,
那個時候不得不這樣說。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本分,
我卻是個不事生產的研究奴,
總有一天,
主人拋棄我,
同伴不理我。

天地有大美(蔣勳的一本談生活美學的書,感覺很熱銷!!!),
人間有大惡。
我夾於天地,
混於人間,
真的快要什麼都不知道了,
一切的辯解、談論只剩嘴唇的上下開合。

原來人也可以是青蛙,
不只是發條兔子,
呱呱呱。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