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不能清楚的分辨自己究竟處於何種「狀態」之中,
即便是我想要以意志力純粹而專注地將自己置於一種「掌控」,
越是努力越是失去了力氣,
好像有人在耳邊呢喃著,
「你走不出自己。」

你認為這是一個不斷嘲笑的鎖,
當身體不聽使喚的時候,
唯有「無以名狀」自縫隙流出。

你開始想像擠壓多汁的水果於掌心的感覺,
與把人從腰部反折折斷的玩笑話。
你漸漸習慣了屍體被剖開時無血滿溢的鏡頭,
並承認「無肉不歡」的飲食偏愛。

你放肆地說,
「還有什麼就來吧!」
(其實你怕的要命膽小如鼠為了一隻蟑螂可以徹夜不眠)
以一副無所謂但終究被當成乖乖牌的臉。

我想說的是,
其實你什麼都不是。
在無以名狀的世界裡,
如夢如電如泡影,
它不是現實世界的反面,
而是一個人的非隱之隱。

你以為你做了不敢做的事而沾沾自喜其實你根本只是服從了支配而已
好不容易把左腳拔出了泥地眼看右腳又踩了下去而肌肉只是憑藉肌肉的運作他沒犯錯

西西佛斯與大石的故事在很久之前就已存在在記憶中了
只是你到現在才覺得稍稍理解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ndybear 的頭像
mandybear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