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看著盲目了
旋轉木馬的風景與男女
一道道菜色
一滴滴慾念
那些可望被期待與理解的
終於走向不斷複製的邊緣

春光流轉到了夏炎
明年的果子未熟
樹下已擠滿了滾燙激烈
說什麼治大國如烹小鮮
奄奄一息的人們
在鐵板上冒著白煙

當眼睛與耳朵被塞滿之後
迫害與被害不斷輪替之後

腦中浮現的
是連行屍走肉都沒有的荒原

鎮日索索

--

索索是個好辭。

本來「索」是種「討」,是種再多也不厭,
但是負負竟得正,
索索的下場是了無趣味。

--

也是政論節目與A片的共通點。

--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