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接到電話之後,毫不猶豫走了出去。
外頭下著雪,米白色的圍巾柔軟的圈住凍的發紅的臉。
等待的時候,她深深呵了一口氣,白霧有點猶豫地停留在眼前,
一瞬間什麼都看不見,
她忽然想到浴室裡裸身的自己,
怎麼看都不再年輕。

「為什麼急忙跑出來呢?連雨傘都忘了帶哪!」

已經很久沒有站在午夜的公園裡,
這安靜地好像被遺棄的世界,
只有街燈無情地亮著,刺痛眼睛。

直挺挺地站著,
如同一座雕像,
雪下在她長而濃密的髮上,
像夜空中的星星堆積,
隨著約定的時間漸漸逼近,
她感覺心跳的頻率,
毫不保留地鼓動空氣。


經過這麼多年,
還是學不會把他收進口袋裡。
想到這裡,
她微微震動了一下,
頓時雪花散落如雨。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