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也是非常非常久以前寫的東西,
怎麼會寫出這樣的東西出來呢?
真是一點印象都沒有,
照蛛絲馬跡來看,
說不定又是看完村上之後的隨想。
不過這首歌倒還是非常非常喜歡就是了!
以下,開始。

Smap的老帥哥們

穿著花花的百慕達海灘褲

古銅色的皮膚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現在是什麼季節呢?一旁的人問著

「是夏天啊,但也可以是冬天噢」

啤酒和烤肉在此顯得微不足道

因為是Smap啊,而且正演唱著Freebird呢

搖擺的人漸漸多了起來,歌聲也越傳越遠,聽說到了南半球的祕魯呢

那裡的人一邊採收咖啡豆,一邊輕快的搖著屁股,想必正享受著白種人不懂的樂趣吧

「你們一年四季都在這兒嗎?」

「在啊,不論什麼時候噢,澳洲被海水淹沒的時候,我們還是在啊,

因為我們是形而上的Smap,啤酒也會一直冒著泡泡噢!」

他們的眼神似乎在遙遠的侏儸紀就存在了

於是

相信他們也可以唱著歌,直到地中海變成沙漠為止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usstops
  • 真要命,<br />
    看你的文章居然可以解村上癮哈哈。<br />
    期待下一次的小說,<br />
    我對大叔的短篇果然還是興趣缺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