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故事兩個人,番外地即是番外篇,凸出了次要角色的日常與內心,首尾又銜接到了主線,將一切兜攏,畫成了圓。

不想把真幌站前當做是娛樂或療癒系小說(但它的確非常有娛樂與療癒性),最大原因應該是影像賦予它可見的血肉,而多田和行天又找到了恰如其分的兩位演員。

當一切都如此對味,觀眾有福。

 

 

 

 

創作者介紹

時間遊戲

mand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